长宁帝军|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死守

  第一批扑上来准备把宁军压回去的桑兵数量并不多,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宁军居然会从北边攻过来,北州岛那边的船都被征用造成的弊端是,那边有什么情况也没法及时通知左中州岛。

  这一片区域属于桑国恕海郡官木县,是左中州岛最东北,这里距离桑国的都城京都还有很远。

  扑上来的桑兵大概有几千人,其中正规士兵也就一半左右,另外一半是手持着乱七八糟兵器的村民壮汉,手里有鱼叉有铁锹什么都有。

  “打回去!”

  于冬野在看清楚敌人的数量后下达了军令。

  密密麻麻的羽箭飞过去,冲向宁军的桑兵立刻就倒下来一层,他们往前疾冲的样子,像是被风吹动的麦田,而宁军的羽箭则是一把镰刀,横扫过去,就是一层。

  桑兵在连续几次冲击之后损失惨重,最终不得不退走,这种强度的攻击对于于冬野麾下的战兵来说根本不足以构成威胁,于冬野下令士兵们把羽箭捡回来,可是有些羽箭已经损坏不能用了,这种防御作战,不敢浪费一支箭一口粮食一滴水。

  威胁本来就不是在刚刚到北岸的时候,而是在敌人第二次攻过来的时候,而且敌人调集兵力的速度一定远远超过宁军的支援兵力。

  “构筑防御!向前推进五百步!”

  于冬野在击退了桑兵之后下令。

  一千二百名战兵负责去抢夺桑人的船只,这一片海岸线上的渔船虽然不少,可是真正的大船也没有几艘,好在比来的时候要强一些。

  这一千二百人将带着所有的船回去,预计再回来的时候,会有差不多四五千人可以支援过来,刚刚在迎战之前于冬野和士兵们说最少要坚守两天两夜,可实际上并不是,他们可能最少要坚守四天四夜。

  士兵们用随身携带的铁铲迅速的在地上挖出防御工事,这一片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地形,只能靠构建。

  “去一批人。”

  于冬野想起来以前海沙将军讲过的一次安国公沈冷指挥的战斗,用大量的壕沟和陷马坑来阻止敌军的进攻,所以立刻下令在行动起来。

  上千名士兵开始在阵地前边挖坑,不需要太深,一尺多深就行,但是要密集,这样空旷的地方,难保不会有桑人的轻骑兵突击。

  这种无遮拦的地方,都没有几棵树,对于轻骑兵来说简直就是踏阵最舒服的环境,况且宁军数量并不多,三千人的阵地,没有枪兵没有重甲,轻骑兵没有天敌,如果桑军拥有一千人的轻骑兵队伍就能迅速的冲破防御。

  宁军背后就是大海,退无可退。

  士兵们挖掘了大量的壕沟和陷马坑,从下船开始就没有停下来,一直到天黑。

  当夜,桑兵再次进攻,明显兵力比之前多了。

  第二天一早,太阳升起的时候,能看到地面上铺满的尸体,已经连续多日没有能好好休息过的大宁战兵显然很疲劳,可是依然不敢放松。

  于冬野下令士兵们分三批休息,一批人去海滩那边睡觉,睡不着也得睡,必须睡。

  另一批人为预备队,在后边整理装备,清点物资。

  “我们带的干粮还能坚持三天。”

  手下五品将军李容光蹲在于冬野身边说道:“刚刚清点了一下,两阵,我们损失了大概两百名兄弟,桑人这种程度的进攻,我们的羽箭还能坚持一阵子,不过如果桑兵加大进攻力度的话,羽箭也不够用。”

  于冬野点了点头:“坚持着吧,没别的办法了。”

  李容光问:“要不然我带斥候队出去看看

  ,附近如果有什么粮仓之类的,可以抢回来一些。”

  “带斥候队去附近村子里转转可以,不要太远。”

  于冬野道:“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桑军的援兵就能到。”

  当夜,激战继续。

  第二天,桑兵越来越多,兵力已经最少是宁军的数倍,他们开始疯狂的不间断大军进攻,宁军一直坚守,靠着更为强大的战斗力始终将桑兵挡住。

  第三天,桑兵的兵力更多了,能看到远处的旗帜一片一片的汇聚过来,而他们已经开始在远处架设抛石车。

  第四天,粮食没了。

  第四天下午,羽箭没了。

  “将军。”

  李容光在壕沟里爬过来,嘴唇都干裂的吓人。

  “我们的羽箭用光了,弩箭还有一些,不过也就再撑着一阵子的干粮昨天就没了。”

  于冬野坐在那,亲兵再给他包扎伤口,何止是干粮没了,伤药也没了,很多士兵受了伤却没有药。

  “敌人又在准备进攻了。”

  于冬野拿起水壶看了看,水壶也空了,身后就是大海,可是手里没有淡水。

  “准备!”

  于冬野抓起来连弩:“大宁战兵!”

  “战无不胜!”

  士兵们整齐的喊了一声,每一个人嗓音都那么沙哑。

  李容光使劲在沙堆上拍了一下:“按理说援兵应该到了啊,如果援兵再不来”

  “闭嘴!”

  于冬野喊了一声,目光依然盯着前边的桑**队,桑人已经再次集结起来,这次的人数比以往更多,按照惯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