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第4050章 吓得筷子都掉了

  “宝宝,你怎么不吃饭了呢?你小玉姨专门给你做了菠菜肉丸子,你以前不是说最爱吃这个么?”饭桌上,拓跋娴突然问道。

  杨若晴这才发现骆宝宝确实没有抬筷子,而是双手托着自己的腮帮子,眼神落在面前的碗里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闺女,你咋啦?咋不吃饭呢?”杨若晴也问道。

  骆宝宝的目光这才转动了两下,她抬头看着杨若晴,“娘,我一直在琢磨一个事儿,我琢磨不透,可我又不敢说,我怕你会骂我。”

  杨若晴怔了下,随即勾了勾唇。

  “娘难道在你眼中就是那么的凶吗?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你呀?你说说看嘛,咱一块儿琢磨。”她道。

  在杨若晴鼓励的眼神下,骆宝宝目光闪了闪,道:“娘,我今个看到干嘎婆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你们大家伙儿都在哭,都说她死了,可是,我却看到她没死。”

  “啥?”杨若晴的声音都拔高了几分。

  拓跋娴赶紧伸手拽了下杨若晴的手臂,递过去一个眼神。

  杨若晴懂,立马先不吱声了。

  这边,拓跋娴柔声问骆宝宝:“宝宝,你这话从何说起啊?你干嘎婆……的确是去世了啊……”

  “奶奶,”骆宝宝转而看向拓跋娴,“一个人过世了,是不是就是躺在那里,不能说话,不能呵气,不能吃饭,也不能站起来?”她又问。

  拓跋娴想了下,道:“应该差不多。”

  骆宝宝道:“我看到干嘎婆先是站在床尾那个地方,你们在哭的时候,干嘎婆也站在那里抹泪。”

  “后来娘端来了大瓦盆,子川舅舅跪在那里往瓦盆里烧香纸的时候,我又看到干嘎婆站在子川舅舅身后看着,她还把脸凑到门板前面摆着的那碗米跟前去嗅香烛烧着的气味,这明明是在呵气啊,咋就说她死了呢?”

  “啪嗒!”

  是小玉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杨若晴和拓跋娴以及骆宝宝的视线都同时被这声音吸引,齐齐看向小玉。

  小玉的脸色白了几分,眼神一片慌乱。

  “那,那啥,宝宝这话听得我手臂发凉,筷子都没握好。”

  小玉不好意思的解释了句,赶紧俯下身去捡筷子。

  杨若晴轻咳了声,将视线收回来,别说是小鱼手臂发凉了,她自个也是听得渗人。

  再看拓跋娴,这脸色出卖了她的内心,估计此刻也是差不多的惶恐。

  杨若晴于是起身来到骆宝宝身旁坐了下来,伸手扶住她的小肩膀轻声问道:“宝宝,你是不是看花了眼?”

  骆宝宝摇头:“我没看花眼,因为后来我们走的时候,我还瞅见干嘎婆站在屋檐底下朝咱摆手呢。”

  杨若晴打了个冷战。

  这小丫头到底是在故意说瞎话呢,还是当真看到了什么?

  不是说五六岁年纪以下的小孩子才能看到那些东西么,宝宝都九岁了,也算是大孩子了,咋还能看到?

  “娘,若是你和奶奶,还有小玉姨害怕,那就当我淘气了,但我还是要说,我是真的看到了,我没有撒谎。”骆宝宝一脸认真的道。

  杨若晴轻轻点头,“娘知道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娘信你,看到了就看到了,你跟我们几个说了就行了,别处就不要再说了。”

  “这件事,你也别再琢磨了,就让它过去吧,你干嘎婆即便现在还没走,那是因为放不下你子川舅舅,等到过了几日,她想明白了,自然就会走的。”

  她不会因为自己的恐惧就去呵斥孩子,死活逼着孩子改口。

  对孩子,要给予一定的信任。

  对某些孩子看到的事情,也要给予正确的引导。

  “你也莫要怕,你干嘎婆是个慈爱的老人,对你也很是疼爱,你现在脚上穿的这双鞋子就是你干嘎婆亲手纳的呢。”

  “即便你看到她老人家了,她也不会害你的,好了,这件事咱不琢磨了,好好吃饭,吃饱了饭咱洗澡睡觉。”

  把骆宝宝哄睡着了,杨若晴还坐在小床边没有离开。

  拓跋娴轻手轻脚的进来了,也来到床边坐了下来。

  “晴儿,今夜我看你就别一个人过去了,就在家里歇着吧?”拓跋娴压低声,跟杨若晴这商量道。

  杨若晴知道婆婆这是担心自己,因为先前某个小朋友的那番话,实在是……

  “娘,你放心吧,我不怕那些东西的。”她抬起头来,朝拓跋娴这笑了笑,道。

  “我以前跟着棠伢子一块儿上过战场,死人堆里睡过觉,啥邪乎东西没见过?我对这块其实没啥,主要就是想不透,为啥宝宝能看见!”她轻声道。

  说起这茬,拓跋娴的眉头也轻轻皱了起来。

  “哎,今夜从吃饭到现在,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拓跋娴道。

  “思来思去,或许,还是因为小孩子阳气偏弱,所以才会看到那些阴物吧。”

  “这串紫檀木手串,是很久以前在寺庙里得大师开过光的,如今我每回礼佛的时候都在佛像面前熏染了香火,把这串紫檀木手串给宝宝戴上,或许会庇护她耳目清净。”

  拓跋娴说着,递过来手串。

  杨若晴双手捧住接了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戴在骆宝宝的小手臂上。

  此时,前院那边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应该是骆铁匠和王翠莲吃过夜饭回来了。

  庄户人家就是这样,不管是红白事,对于过去帮忙的人,都回提供饭菜。

  当然了,这烧饭菜的,也是例来帮忙的妇人们烧的。

  “娘,宝宝就交给你了,你们早些歇息,我去下前院跟大伯和大妈说几句话再去趟老沐家瞅瞅啥情况。”杨若晴站起身道。

  “倘若那边今夜有刘家的人在那守灵,我就回来,明日再去。若是没啥人守灵,我就留那,你尽管睡觉就是了,不用挂念我!”

  拓跋娴道:“宝宝这边,你也不用挂念,有我陪着呢。”

  杨若晴感激一笑。

  刚走了两步,身后拓跋娴又追了上来,她打量了一眼杨若晴身上穿着的衣裳,道:“眼下秋意浓重,这夜里是越发的寒凉了,你过去的时候记得先添件衣裳再去,别受凉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