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民要术|卷第三

种葵第十七

蔓菁(一)第十八菘、芦菔附出

种蒜第十九泽蒜附出(二)

种□第二十

种葱第二十一

种韭第二十二

种(三)蜀芥、芸薹、芥子第二十三

种(三)胡荽第二十四

种(三)兰香第二十五

荏、蓼第二十六

种姜第二十七

种蘘荷、芹、●第二十八堇(四)、胡葸附出

种(三)苜蓿第二十九

杂说第三十

(一) 各本作“蔓菁”,明抄作“ 芜青”。又“菘、芦菔附出”的附注,仅明抄有,他本无。

(二) 原无“泽蒜附出”这个附注,卷内篇题下也只有明抄有,兹据补。

(三) 原无“种”字,均据卷内篇题补。

(四) “堇、胡葸附出”的附注,仅明抄有,他本无。但“堇”,明抄原作“芹”,篇题已有“芹”,误;篇内附记的是“菫及胡葸”的种法,字应作“菫”,兹改正。

  种葵【一】第十七

  《广雅》曰(一):“蘬,丘葵也。”

  《广志》曰:“胡葵,其花紫赤。”

  《博物志》曰(二):“人食落葵【二】,为狗所啮,作疮则不差【三】,或至死。”

  按今世葵有紫茎、白茎二种,种别复有大小之殊。又有鸭脚葵也。

  临种时,必燥曝葵子。葵子虽经岁不浥【四】,然湿种者,疥(

三)而不肥也。

  地不厌良,故墟弥善,薄即粪之,不宜妄种。

  春必畦种、水浇【五】。春多风、旱,非畦不得。且畦者地省而菜多,一畦供一口。畦长两步,广一步。大则水难均,又不用(四)人足入。深掘,以熟粪对半和土覆其上,令厚一寸,铁齿杷耧【六】之,令熟,足踏(五)使坚平;下水,令彻泽【七】。水尽,下葵子,又以熟粪和土覆其上,令厚一寸余。葵生三叶,然后浇之。浇用晨夕,日中便止。每一掐(六),辄杷耧地令起,下水加粪。三掐更种,一岁之中,凡得三辈【八】。 凡畦种之物,治畦皆如种葵法,不复条列烦文。

  早种者,必秋耕。十月末,地将冻,散子劳之, 一亩三升。正月末散子亦得。人足践踏之乃佳。践者菜肥(七)。地释【九】即生。锄不厌数。

  五月初,更种之。春者既老,秋叶未生,故种此相接。

  六月一日种白茎秋葵。白茎者宜干【一0】;紫茎者,干即黑而涩。秋葵堪食,仍留五月种者取子。春葵子熟不均,故须留中辈。于此时,附地剪却春葵,令根上□【一一】生者,柔软至好,仍供常食,美于秋菜。留之,亦中为榜簇【一二】。

  掐秋菜,必留五六叶。不掐则茎孤;留叶多则科大。凡掐,必待露解。谚曰:“触露不掐葵,日(八)中不剪韭。”八月半剪去,留其歧(九)。歧多者则去地一二寸,独茎者亦可去地四五寸。□生肥嫩,比至收时,高与人膝(十)等,茎叶皆美,科虽不高,菜实倍多。其不剪早生者,虽高数尺,柯叶坚(十一)硬,全不中食;所可用者,唯有菜心。附叶【一三】黄涩,至恶,煮亦不美。看虽似多,其实倍少。

  收待霜降。伤早黄烂,伤晚黑涩。榜簇(十二)皆须阴中。见日亦涩。其碎者,割讫,即地中寻手纠【一四】之。 待萎而纠者必烂。

  又冬种葵法(十三):近州郡都邑有市之处,负郭良田三十亩,九月收菜后即耕,至十月半,令得三遍。每耕即劳,以铁齿杷耧去陈根,使地极熟,令如麻地。于中逐长穿井十口。井必相当,斜(十四)角【一五】则妨地。地形狭长者,井必作一行;地形正方者,作两三行亦不嫌也。井别作桔槔、辘轳【一六】。井深用辘轳,井浅用桔槔。柳鑵【一七】,令受一石。鑵小,用则功费。

  十月末,地将冻,漫散子,唯穊为佳。亩用子六升。散讫,即再劳。有雪,勿令从风飞去, 劳雪令地保泽,叶又不虫(十五)。每雪,辄一劳之。若竟冬无雪,腊月中汲井水普浇,悉令彻泽。有雪则不荒。正月地释,驱羊踏破地皮。不踏即枯涸,皮破即膏润。春暖草生,葵亦俱生。

  三月初,叶大如钱,逐穊处拔大者卖之。十手拔,乃禁取【一八】。儿女子七岁以上,皆得充事也。一升葵,还得一升米。日日常拔,看稀稠得所乃止。有草拔却,不得用锄。一亩得葵三载【一九】,合收米【二0】九十车。车准二十斛,为米一千八百石。

  自四月八日以后,日日(十六)剪卖。其剪处,寻以手拌斫【二一】斸地令起,水浇,粪覆之。四月亢旱,不浇则不长;有雨即不须。四月以前,虽旱亦不须浇,地实保泽,雪势未尽故也。比及剪遍,初者还复,周而复始,日日无穷。至八月社日止,留作秋菜。九月,指地卖,两亩得绢一匹。

  收讫,即急耕,依去年法,胜作十顷谷田。止须一乘车牛专供此园。耕、劳、辇【二二】粪、卖菜,终岁不闲。

  若粪不可得者,五、六月中穊种菉豆,至七月、八月犁掩杀之,如以粪粪田,则良美与粪不殊,又省功力。其井间之田,犁不及者,可作畦,以种诸菜。

  崔寔曰(十七):“正月,可种瓜、瓠、葵、芥、□、大小葱、苏。苜蓿及杂蒜,亦可种。--此二物皆不如秋。六月,六日可种葵,中伏后可种冬葵。九月,作葵菹,干葵。”

  《家政法》曰:“正月种葵。”

(一) 《广雅.释草》作:“蘬,葵也”,无“丘”字。按“蘬”,《玉篇》古文作“● ”,有“丘追”等三切(声母都是“丘”字)。●、葵形近,蘬、葵音近,实际“蘬”、“葵”同物,不过方言不同,记音异写为两个字,“丘”应是衍文。《太平御览》卷九七九“

葵”引《广雅》正作:“蘬丘轨切,葵也”。说明“丘”字是由“丘轨切”或“丘追切” 的音注脱去“轨切”或“追切”二字错进来的。

(二) 《博物志》(《丛书集成》本)卷二有此条,作:“人食终葵(原注:“俗本冬葵 ”),为狗所啮,疮不差,或致死。”《太平御览》卷九八○引《博物志》“终葵”作“络葵”(标目也是“ 络葵”),内容有错脱。这个葵的名称,有“落”、“ 络”、“终”、“

冬”之异,“冬”是错的,李时珍认为“落”是“蔠”字之误(《本草纲目》卷二七“落葵”),而唐韩鄂《四时纂要》“六月”篇又作“露葵 ”,参看注释【二】。

(三) 临种时晒干种子,有增强胚的生活力的作用。“疥”,明抄、湖湘本及《辑要》引并同,大概是指植株上有斑点病害,因而长不肥大。渐西本从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