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民要术|卷第四

园篱第三十一

栽树第三十二

种枣第三十三诸法附出

种桃柰第三十四

种李第三十五

种梅杏第三十六杏李□附出

插(一)梨第三十七

种栗第三十八

柰、林檎第三十九

种柿第四十

安石榴第四十一

种木瓜第四十二

种椒第四十三

种茱萸第四十四

(一) 明抄作“插”,金抄原作“ 种”,后校改为“插”;黄校、张校、湖湘本作“种” 。

  园篱第三十一

  凡作园篱法,于墙基之所,方整深耕。凡耕,作三垄,中间相去各二尺。

  秋上酸枣【一】熟时,收,于垄中穊种之。至明年秋,生高三尺许,间斸去恶者,相去一尺留一根,必须稀穊均调,行伍条直相当。至明年春,●【二】敕传切(一)去横枝,●必留距【三】。若不留距,侵皮痕大,逢寒即死。●讫,即编为巴篱【四】,随宜夹缚(二),务使舒缓。急则不复得长故也。又至明年春,更●其末,又复编之,高七尺便足。欲高作者,亦任人意。非直奸人惭笑而返,狐狼亦自息望而回。行人见者,莫不嗟叹,不觉白日西移,遂忘前途尚远,盘桓(三)瞻瞩,久而不能去。枳棘【五】之篱,“折柳樊【六】圃(四)”,斯其义也。

  其种柳作之者,一尺一树,初即斜插,插时即编。其种榆荚者,一同酸枣。如其栽榆,与柳斜植(五),高共人等,然后编之。数年成长,共相蹙迫,交柯错叶,特似房笼(六)。既图龙蛇之形,复写鸟兽之状,缘势嵚崎【七】,其貌非一。若值巧人,随便【八】采用,则无事不成,尤宜作机【九】。其盘纾茀郁【一0】,奇文互起,萦布锦绣,万变不穷。

(一) 明抄作“敕传反”,黄校陆录误作“敕博反”,金抄“传”字不清楚,“反”作“ 切”。

(二) 金抄、明抄作“缚”,音篆,缠束、扎缚的意思;黄校陆录作“●”,黄校刘录作 “剔”,湖湘本、《津逮》本作“剥”,渐西本作“● ”,均误;《辑要》引则作“缚”。

(三) “桓”,明抄阙末笔作“● ”,是南宋本避宋钦宗赵桓的名字改的,金抄是北宋系统本,仍作“恒”不阙笔。

(四) “折柳樊圃”,《诗经.齐风.东方未明》的一句。“圃”,明抄、湖湘本、《津逮》本均作“园”;金抄作“圃”,同《诗经》,《学津》本、渐西本及《辑要》引同。

(五) 各本均作“直”,惟金抄作 “植”,《辑要》引亦作“植”。这是指榆与柳混栽,榆如常栽法,柳则斜插,故从金抄作“植”。

(六) “笼”,金抄、黄校、明抄同,明清刻本及辑要引作“栊”。黄麓森校记:“栊、笼古通。”“房栊”指窗棂,取义于横直敧斜,盘互玲珑。

【一】 “酸枣”,野生小枣,灌木或小乔木,通常为灌木状,适宜于作砧木,俗亦名“野枣”。现在长江流域有栽培。古名“棘”,亦名“樲” 或“樲棘”。《本草纲目》卷二九李时珍解释说,枣树高,故重朿作“枣”,棘树矮小,故并朿作“棘”。“ 朿”就是针刺。

【二】 “●”,音川,指修剪树枝,俗称“川树”,实即“●树”。此字各本多讹作“● ”、“剔”或“剥”,据金抄及清刻本改正。

【三】 “距”是鸡距;这里指切除分枝时,要保留基部的一小段,像“距”那样,不能齐基部切光。

【四】 “巴篱”,篱笆。

【五】 古代所谓“枳”,兼指枸橘和香橙。但香橙是小乔木,刺也不太多;枸橘是灌木而多刺,适宜于作篱笆。《文选》潘岳《闲居赋》:“芳枳树篱。”刘良注:“枳,果树也,以为藩篱。”《要术》和潘岳所称的“枳”,应均指枸橘。“棘”即酸枣。枸橘与棘均适宜于种作篱笆。

【六】 “樊”,遮蔽。“折柳樊圃 ”,折取柳条,插植围绕起来作园圃。

【七】 “嵚崎”,高昂奇特。“嵚 ”音歆。

【八】 “随便”,随其形状之所便。

【九】 “机”,通“几”,指承放物件的各种几和座架之类。

【一0】“盘纾茀郁”,形容枝干错综盘曲多变的各种奇特的形状。“茀”音弗。

  栽树第三十二

  凡栽一切树木,欲记其阴阳【一】,不令转易。阴阳易位则难生。小小栽者,不烦记也。

  大树髡【二】之,不髡,风摇则死。小则不髡。

  先为深坑,内树讫,以水沃【三】之,着土令如薄泥,东西南北摇之良久,摇则泥入根间,无不活者;不摇,根虚多死。其小树,则不烦尔。 然后下土坚筑。近上三寸不筑,取其柔润也。时时溉灌,常令润泽。每浇水尽,即以燥土覆之,覆则保泽,不然则干涸。埋之欲深,勿令挠动【四】。凡栽树讫,皆不用手捉,及六畜抵(一)突。《战国策》曰(二):“夫柳,纵横颠倒(三)树之皆生。使千人树之,一人摇之,则无生柳矣。”

  凡栽树,正月为上时,谚曰:“ 正月可栽大树。”言得时则易生也。二月为中时,三月为下时。然枣--鸡口,槐--兔目,桑--虾蟆眼,榆--负瘤散【五】,自余杂木--鼠耳、虻【六】翅,各其时。此等名目,皆是叶生形容之所象似,以此时栽种者,叶皆即生。早栽者,叶晚出。虽然,大率宁早为佳,不可晚也。

  树,大率种数既多,不可一一备举,凡不见者,栽莳【七】之法,皆求之此条。

  《淮南子》曰(四):“夫移树者,失其阴阳之性,则莫不枯槁。”高诱曰:“失,犹易。”

  《文子》曰(五):“冬冰可折,夏木可结【八】,时难得而易失。木方盛,终日采之而复生;秋风下霜,一夕而零。”非时者,功难立。

  崔寔曰:“正月,自朔暨晦,可移诸树:竹、漆(六)、桐、梓、松、柏、杂木。唯有果实者,及望而止;“望谓十五日。”过十五日,则果少实。”

  《食经》曰:“种名果法【九】:三月上旬,斫取好直枝,如大母指,长五尺,内着芋魁中种之。无芋,大芜菁根亦可用。胜种核,核三四年乃如此大耳。可得行种【一0】。”

  凡五果,花盛时遭霜,则无子。常预于园中,往往贮恶草生粪。天雨新晴,北风寒切,是夜必霜,此时放火作熅【一一】,少得烟气,则免于霜矣。

  崔寔曰:“正月尽二月,可●树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