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高手在都市|第6074章 水母威胁

原本和眼神灵动的妮子变得目光空洞迷茫,仿佛不认识秋羽似的,对于此子击飞她的宝刀,祝灵珊显得很是愤慨,蹙眉出声质问,与之前判若两人,性格大变,好像陌生人似的。

  看到秋羽出手,制止了祝灵珊的下一步行为,右侧的魏曼莉不由得恼上心头,这小子实在可恶,又来破坏本公主的好事,眼瞅着祝灵珊就要挥刀自刎,偏偏又被对方从鬼门关拉回来了。她亦不满的道:“可不是嘛,秋羽你这是做什么,怎能向自己义妹下手,你疯了吗,为何平白无故的击落灵珊宝刀,简直岂有此理,太过分了!”

  魏曼莉煞有介事的质问着,仿佛不是她搞的鬼,反倒装起好人了,还替祝灵珊打抱不平呢,由此可见,此女极为狡诈多端,比之狐狸差不了多少。

  就连蒋冬云也颇为不解,秋羽此举何意啊,灵珊拔刀肯定不会是伤害自己,那么十有八九要杀了魏国公主,岂不是一了百了,省了许多麻烦,莫非这小子舍不得,也难怪啊,魏国公主颇具姿色,又会撒娇发嗲的,哪个男人不喜欢呢,估计秋羽也是看着盆里的惦记着锅里的,妄想脚踏两条船,十足的渣男。

  唯有秋羽看出来了,祝灵珊中了魏曼莉的暗算,已然神志不清,丧失自己的意念,被控制着,他眉头紧皱,为了证明判断正确,沉声道:“你要做什么?”

  祝灵珊不假思索的道:“我要死……你别拦着我,让我去死……”

  闻听此言,饶是蒋冬云修为极高,向来定力了得,也未免大惊失色,毕竟这是她所收的得意弟子,为人非常聪明,颇具修炼天赋,而且尊师重道,对她的吩咐从来不会违背,多好的徒弟啊!

  不过作为有着赫赫声名的云澜殿老祖,蒋冬云毕竟见多识广,马上觉察到不对劲,但是还未找到原因,厉声呵斥道:“你说什么呢,年纪轻轻的死什么死,多不吉利,好好活着。”

  没想法到,祝灵珊执意求死,很是坚定地道:“不……楚国已经灭亡,我父王母后都死了,好多的兄弟姐妹也都死了,剩下我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必须死了,去陪伴他们……”

  被控制了意念的她已然身不由己,皓腕翻转间,又亮出一柄锋利的匕首,高高扬起,就要向着自己心脏部位扎去,没有丝毫手软,吓了蒋冬云一挑,赶紧的及时挥手,浑厚力道涌过去,裹住了灵珊手臂,使得她拿捏不住,匕首也被震飞了。

  秋羽看的真切,若不破解了灵珊所中邪术,只怕任何时刻都想着自杀,他连忙纵身飞过去,好在经过一番歇息,体内又聚集了些许灵气,状态比之前强多了。

  与此同时,蒋冬云闪身来到徒儿旁边,怒道:“你这丫头到底怎么啦,为何如此?”然后觉察到端倪,眼里的凶光落在魏曼莉脸上,也不管对方乃魏国公主,身份尊贵,敢算计她的爱徒,如何能咽下这口恶气,恨恨的骂道:“小贱人,是不是你捣的鬼,胆敢暗算老身的徒弟,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处在暴怒当中的她左手挥了下,深紫色锋芒骤然显现,呈现巨大的水晶圆柱形状,罩住了魏曼莉凹凸有致的身躯,里面漂浮着好些色彩斑斓的海胆,浑身遍布钢针般的尖刺,在她身边来回游动,看着极为诡异瘆人。

  毫无疑问,只要蒋冬云动一下手指,这些海胆就会全部扎在魏曼莉身上,令她曼妙的躯体变成筛子,惨不忍睹。

  这妮子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抖着,因为看出来了,老太婆为人强横,对于她的公主身份毫无顾忌,若是确定她是罪魁祸首,非得痛下杀手不可,恐怕自己就得丧命于此啊!

  “不是我干的,你可别冤枉我啊……”魏曼莉有些胆怯的道。

  秋羽心里很清楚,一旦蒋冬云认定了此女实施的暗算,定会勃然大怒,恐怕魏曼莉性命难保啊,到时候会给燕国带来麻烦,毕竟这女人作为使节过来的,而且贵为公主,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恐怕引起两国纷争,会很麻烦,毕竟他是燕国统帅,要以大局为重。

  “灵珊应该只是短暂失忆而已,估计是练功遇到了小麻烦,应该没有大碍。”说话的同时,他拉住了义妹的纤手,轻轻一扯,吸引了灵珊的注意,不由自主的看过来,不可避免的发觉对方眼里的古怪,那是一片透彻的浅蓝色,吸引着她的目光,仿佛是一片广阔无垠的天空,紧接着出现绚丽的彩虹,进而变换成各种形状,五颜六色,仿佛万花筒似的……

  那么秋羽此举相当于以毒攻毒,施展了摄心术,要让义妹尽快从魏曼莉的邪术中跳出来,然后自己再收功,倒是行之有效,顷刻间,祝灵珊婀娜身躯颤了下,恢复了正常,发觉师父与义兄都出现在身边,紧张的看着她,未免不解,疑惑的道:“你们怎么啦,干嘛盯着我看啊?”

  发觉义妹清醒了,秋羽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含笑道:“没什么,刚才你差点晕过去,可能是练功太累了导致的,以后多注意歇息就好了。”

  对于之前想要自杀的行为,祝灵珊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未免有些茫然,疑惑的道:“是吗……可是我觉得身体一直很不错啊,怎么会这样?”目光斜睨间,又看到被困在水晶圆柱中的魏曼莉,根据手法能够猜到师父所为,让她更加惊诧,不解的问,“啊……她怎么啦,师父你为何如此?”

  蒋冬云脸色阴沉的哼道:“你这丫头警惕性太差了,被人暗算了都不知道,别听秋羽的,刚才你被小贱人使用邪术控制了,差点在其操纵下自杀了,此女心肠狠毒,宛若蛇蝎,简直罪该万死。”

  显然秋羽的刻意掩饰并未逃得过老太婆的法眼,作为云澜殿七祖之首,蒋冬云焉有看不透的道理,也就十分恼怒,若不是自恃身份,非得当即灭了魏曼莉不可,只不过,她不会下狠手,却不代表会饶恕对方,恶狠狠的道:“本老祖不屑于灭了她,灵珊,干脆由你动手吧,把这贱人杀了,免得后患无穷。”

  光罩之内的魏曼莉处在危机当中,身边的诡异水母游来游去,随时向她发起攻击,不由得为之惧怕,却硬撑着颤声道:“你们敢……我乃魏国公主,若是谁敢对公主造成伤害,会遭受千刀万剐而亡,不得好死……”

  关键时刻,这丫头还想来横的,脑子坏掉了怎么着?秋羽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厉声呵斥道:“住口,你犯了错就得给人家赔罪,别以为这里是魏国,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一手遮天,还不赶紧认错,你真的想死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