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于卡拉迪亚|第二百六十六章:沼泽地之战(下)

  人仰马翻

  这个词用在这个此时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两支重装骑兵部队冲刺到一起的时候,带着巨大冲击力的骑抢只要击中对手,无论对方的盔甲有多厚实,最轻也会被击成重伤从马上摔下。戴上眼罩的马匹虽然能在骑手的驾驭下一往无前,但是一旦当骑手出现问题之后它们就失去了控制,径直撞向其他的马匹。

  骑抢冲锋之后,部分骑手靠着骑抢干掉了自己的敌人,驾着马匹冲破了敌阵冲了出去。但是更多的骑兵则是陷入了混战之中,大量的骑兵聚在一起,他们纷纷收起骑抢,拿出了近战的兵刃开始搏斗。

  很快,就有一批骑兵被击落下马,还有几个倒霉的家伙被马匹践踏而死。但是双方的骑兵还是分离开来,留下几十具尸体和不少失去了主人的马匹。当双方的骑兵部队重新聚集起来之后,马特阿斯伯爵一方的骑兵就显出了颓势。在刚才的冲锋之中,他们损失了差不多三十人,而对方还不到十人。按这种情况再来上两次,他们的部队就得崩溃了。

  法提斯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臂,手中的骑抢上虽然没有沾上鲜血,但是在那次冲锋之中,这柄骑抢已经将两名对手的雇佣骑手击落下马,不需要穿破对方厚实的链甲和板甲衣,巨大的冲击力就已经撞断了他们的肋骨,伤到了他们的脊椎,让对手丧失了战斗力。

  马特阿斯伯爵没想到自己手下的雇佣骑兵队和对方差了这么多,坚持了几分钟就士气不稳开始后撤。不得已之下,他只能用旗帜给骑兵部队传信让他们牵制住对方,部分步兵部队放弃当前阵地开始朝雷兰德伯爵方向前进。

  马特阿斯伯爵这么做也是迫于压力,拜伦的混编步兵实在是例于强势了,本来以为能坚持很久的罗多克步兵们在沼泽上遭受着诺德盾墙和维基亚拉箭手的不断挤压,阵型不断收缩,长矛手们一败涂地,只能把部队压缩到靠近马车队的位置,凭借少数军士和资深长矛手组成的精锐力量抗住阵线,以弩箭为主要火力进行输出。

  这种战术看上去不错,攻击他们的诺德人和维基亚人在长矛方阵前受阻,一个接一个的被重弩狙击。只要他们暴露出身体,那就难逃一支钢弩箭,仅仅一层链甲根本保护不了他们。不过罗多克部队并没有因此而获得优势,当他们打算将部队扩散开包围对方的部队时,才发现拜伦的工程士们已经把投石车往前推进数十米,趁着他们的弩手忙着射击靠近的诺德步兵时,不断的朝他们投掷石块,排列密集的罗多克军队伤亡快速增加。马特阿斯伯爵也是出于这种原因,才调集部队赶过去支援。雷兰德伯爵终归老了,更加谨慎了,如果受到的压力和损失太大,他很可能主动后撤,退回库尔玛堡进行防守,那这场战斗也就等于失败了。

  拜伦没有放过这个攻击的好机会,在确认法提斯的重骑兵部队足以应付马特阿斯伯爵的骑兵部队之后,他手下的预备队就一波波的派上前线。先是斯瓦迪亚和牡丹佣兵的步兵,再是山地步兵和雇佣戟兵们,之后是雅米拉的女兵营,在之后罗尔夫的轻骑兵部队也出动了,隔着挺远围着雷兰德伯爵的阵型绕,随时准备进攻。

  此时的拜伦身边只有部分精锐步兵和少量骑兵,这些部队是为了防止马特阿斯伯爵进行夹击的,拜伦的部队人数终究处于劣势,阵型拉不了太长,要是不做好准备,很容易被另一支罗多克的军队绕到身后包围。虽说这支预备队数量不过百余人,但是质量足够精良,配合法提斯的重骑兵足以击退马特阿斯伯爵手下三分之一的部队。而且罗尔夫的轻骑兵也在不断游走,随时都可以进行支援。

  过了一会,马特阿斯伯爵的三百余名雇佣兵到了雷兰德伯爵部队的侧翼,他们的支援非常及时,雷兰德伯爵的军队此时已经被拜伦压制住了,有不少人都撤到了部队的后方,处于战斗之中的士兵只有全军的半数,就连人数优势都没了,诺德的战士们分散到部队两侧突破了罗多克方阵的两翼,部队的中军则换成了新赶到的斯瓦迪亚步兵还有雇佣步兵,配合身后的雇佣戟兵控制住罗多克的军士和资深长矛手们让他们无法转移到其他位置防守。如果马特阿斯伯爵的部队再来晚一会,雷兰德伯爵估计就要下令撤退了。

  雇佣兵们开始进攻诺德部队的左翼,配合罗多克的长矛手们,迅速逼退了这支诺德步兵队。但是局部的胜利并不能影响整场战争的局势,雷兰德伯爵的部队颓势已现,而罗尔夫这个喜欢趁火打劫的流氓贵族也抓紧机会开始进攻。

  罗尔夫很清楚罗多克长矛方阵的威力,哪怕是冲击他们的侧翼或后方,只要对方缓过神架起长矛,那他手下的轻骑兵肯定会伤亡惨重。他听命于拜伦,但是他可不想浪费自己士兵的性命,除非那对他十分有利。在围着罗多克得到部队绕了一圈之后,他盯上了一个相对弱的多的目标,那就是刚刚撤退到方阵侧后方,士气低落而且十分疲惫的罗多克长矛手们。雷兰德伯爵本来打算让他们在部队中央的位置进行修整,但是拜伦的步兵进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部队中央的位置成了前锋,方阵也被拉长成了一长条,这些新兵也只能撤到部队后方去。罗尔夫估计,这些训练不足的士兵要是此时遭到大批骑兵的猛攻,肯定会因为慌乱而溃败。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骑射手们率先出动逼近对方,那些临时征召的长矛手见状果然慌了神,方阵十分的松散,盾牌数量不足,被库吉特骑手们迎面一轮射击射伤了十余人,长矛阵一阵混乱,而罗尔夫亲率的骑兵部队随后而至,一轮骑抢冲锋加上长矛突刺,雷兰德伯爵的部队后方直接被捅了个窟窿。

  马特阿斯伯爵的重骑兵部队在这时也坚持不下去了,他们的马匹不如拜伦的斯瓦迪亚马强壮,耐力也比不过那些库吉特的草原战马,虽说拜伦本人在南方找到了一匹良驹雷霆,但是罗多克的马匹的确不适合骑兵作战。而马特阿斯伯爵的部队之中,有半数以上的马匹是本地马(这支佣兵队主体为罗多克人,主要为缺少骑兵的罗多克贵族服务,为省钱马匹多采购于本地)。在长时间的战斗之后,他们的马匹都劳累了,被斯瓦迪亚骑兵和牡丹佣兵的重骑兵一轮冲垮。

  到了这时候,虽然雷兰德伯爵的部队依然有不少战力,虽然马特阿斯伯爵的部队还有半数没有投入战斗,但是拜伦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的胜利了。当在重骑兵的战斗中取得胜利之后,罗多克的步兵们就只能再被拜伦步兵牵制的同时被重骑兵一轮轮的收割。他们的士气终会支撑不住,而庞大的损失也会逼迫他们将军队撤走。拜伦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加压,让他的期望转换为现实。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