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第三十九章 狼子野心

  计全和几个镖师忙围了上来,这些镖师都是四方名家,使得那两个人也有些胆怯道:“你们当真敢与宁邸作对?”

  计全怒道:“宁王府的人也不能仗势凌人,我们规规矩矩地保镖,行得正,立得稳,就不怕任何强权,你唬唬一般老百姓还可以,想欺压江湖人还没有这么容易。”

  梁子友还疼得满地乱滚。

  旁边又过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穿了一身锦服,胡本立和辛十一都躬身叫了一声:“小王爷!”

  小王爷哼了一声道:“你们可真有本事,叫你们跟来是要你们照料一下梁少爷,你们却让人戳瞎他一只眼睛!”

  胡立本急忙道:“小王爷!他们是突然偷袭下手,属下来不及防备。”

  才说到这儿,那个小王爷像旋风似的卷了过去,劈啪两响,胡本立已翻跌了出去,两颊立刻红肿,口角也流下了鲜血。

  小王爷这才指胡立本骂道:“没用的奴才,我在一边瞧得很仔细,人家明明已经先打了招呼,你居然敢说人家是偷袭出手。”

  胡本立不敢再开口了。

  辛十一才道:“小王爷!属下等是没想到对方会用暗器伤人。”

  小王爷冷笑道:“你们过来的时候,已经知道这边全是江湖人。”

  “但镖行是白道侠义,广源镖局又是全国最大的一所,他们的镖师应该是侠义表率,谁想到他们会使暗器呢!”

  那些镖师们都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只有韩金玲笑道:“各位达官老爷们是侠义英雄,不屑于用暗器的,但奴家却不是,人是奴家射伤的,扯不到广源的各位英雄身上去,至于我射伤他,是得到我家公子的吩咐。”

  梅玉傲然地道:“我梅山白的侍儿,他竟然有眼无珠,当做一般市井歌妓,岂非是空长了一对眼珠!何况那位捕头儿第一次前来,计老英雄已经告诉明白了,他偏偏还要再来纠缠,分明是想着他府台公子的身份凌人,我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小王爷点点头道:“好!不畏权势,梅公子端的好担当,但不知梅公子府上是哪里?”

  梅玉一昂头道:“别盘家世,我们讲的是理,比的是气,梅某理直气壮,见了皇帝也不怕。”

  小王爷的脸上沉下了怒色,冷笑一声道:“你有理,我也有理,咱们讲道理也讲不清的。”

  “阁下有什么理?”

  “冒犯令宠固为不当,但你们出手叫人伤残也太过分了,所以我也要讨回公道。”

  梅玉笑道:“阁下要怎么讨回公道?”

  “比人多势众,你们差得太远了,本小王爷不愿意倚仗势力来压你们。”

  梅玉一笑道:“小王爷,你错了,你王府里最多不过几名家将而已.要讲人多势众,广源镖局为南七省镖局总盟主,交情通到黑白两道,一张武林-撒出去,可以把南昌城挤破,这一点你可吓不了人。”

  小王爷没想到梅玉会冒出这一番府,梗了一梗道:“反正我无意用权势压人.但是也不甘心受辱,子友兄的一只眼睛不能白瞎,各位都是江湖人,我们也用江湖手段术解决,明天下午,我带人到贵局拜访。”

  “小王爷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我会带十个人来,连我是十一场,领教一下天下第一镖局的雄风,如果十一场内我们胜了六场,请广源镖局卸下招牌。”

  梅玉笑笑道:“这个要求太莫名其妙了,射瞎梁子友的是小妾,发出命令的是我,不能扯到镖局头上去,而且阁下太自说自话了,你们胜了要镖局关门,你若是输了呢?是不是也要南昌的宁王府关门。”

  “你太放肆了!”

  “我倒不以为我放肆,因为我们都知道,关闭王府,只有皇帝才有权力,连你也做了不主,但你却是代表王府来向我们挑战,要提胜负条件,最好是提出一些你能做得到的事。”

  小王爷的怒气居然消沉了下去,点点头道:“不错!这是我缺乏处事经验,说话不得体,以阁下看,我们该如何定胜负的注子呢?”

  梅玉想想道:“我们若是输了,我自剜一目,当众置酒向梁子友道歉,你们若是输了,梁子友受伤的事算他自认倒霉,由王府置酒向广源道歉。”

  小王爷想了一下道:“可以,明日午后未正,我准时带人候教!”

  他拱拱手,带着人退走了,这边桌上立刻议论纷纷。

  计全道:“没想到王府世子,居然会是位技击高手,看他今天掌掴胡本立的身手,动作快,出手准,而且还看不出门路家数。”

  梅玉笑笑道:“他们王府自然有能力聘请高手任教,也不会固定由一人任教,所以看不出来路的,贵族世家的武技多半融合各家,这位小王爷由我来应付好了。”

  计全道:“公子又何必要冒险了,可以动手的人太多了。”

  梅玉道:“不然,你们日后还要在江湖上走动,得罪豪门殊为不值,他们的报复行动会无休无止,明枪暗箭一起来,使你防不胜防,不若由我来应付,必要时我亮明身份,谅他也不敢惹我。”

  韩金玲道:“爷,人家是王府世子,不怕你这一等公的,人家到底是皇帝的手足亲人。”

  梅玉笑道:“现在这位皇帝,最不讲手足亲情的,我已经整倒了两位亲王,都是皇帝的手足兄弟呢!这一次我占住了理,是他们先欺到我头上的,玉玲和金玲两姐妹这次在京中由皇帝亲封为国公夫人,还由皇后认了亲,收做干女儿,算来都是公主,他要欺到她们姐妹头上,是他自己找霉倒,必要时,我就一状告到宫里去。”

  计全道:“那究竟不太好。”

  梅玉道:“我知道各位在江湖上身份清高,不愿扯进宦海恩怨,我只是告诉大家一声,不必顾虑他们在官方的势力,好好应付一下明天的挑战,选出八位应战者。”

  计全道:“不是有十一场吗?”

  “我跟她们姐妹各接一场。”

  “公子,你接下小王爷,同样都是世家武学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