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性感真要命|尾声

  为了方便成隽联络,高禹和他通完电话随即赶赴淡水,他准备再去申办一个门号使用。旧有的电话老是被外来电话占线,不但成隽打不进来,他也难逮到机会打出去,有了新门号之后就方便多了。

  为了申请一支门号,高禹得上演一出恍若唐僧西天取经般的行动剧。他躲过驻守在门口众多记者的跟踪,及时在渡船启程之前赶上,当船到了淡水,又得面临另一批记者的围堵。现今台湾媒体追八卦的疯狂程度,高禹今天总算见识到了。大批人马像追犯人似的紧跟在高禹身后,躲躲藏藏、遮遮掩掩了好久的时间,他才终于如愿进入一家通讯行,完成心愿。

  八点半,成隽打电话给高禹时,他正在暗房洗相片,他按下接听键后,便将手机夹在下颚处,一边眯着眼睛检查成品,一边讲话。

  「什么?!小菱她要去台东!」突如其来的报讯教他太惊讶,原本拎在手上的相纸差一点掉进显影剂里。高禹赶忙放下手里的镊子,专心一意地拿着手机跟成隽说话。

  「你没告诉她事情的经过吗?」

  「一字不漏全都说了。」成隽在电话里说道。

  「那我不懂她为什么还那么气我,难道我跟她的感情,还没办法突破这一点小误会?」

  「我姊才没你想的那么小气!」成隽将成菱的话一字不漏地转述给高禹听,听完之后,高禹恨不得冲去紫星的经纪公司,一刀杀了她的经纪人。

  他帮忙挽救了紫星的声誉,结果这男人竟还背地里捅他一刀,离间他跟成菱之间的感情!

  「你先别气,要报仇,时间多得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姊要躲去台东这件事。她搭10:56的火车,大概九点半从我家出发。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同意我姊的决定,放弃她,让她重新找回平静。一个是冲去火车站,想办法将她留下来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这还需要问吗?

  「当然是追她回来!」高禹果决地回答。

  台北火车站。

  「这里就够了,我可以自己走去月台。」剪票口前,成菱转身望着成隽说道。

  「好吧。ㄟ,等等,你答应我的噢!万一情绪低落,一定要打电话给我,你绝对不可以偷偷做什么傻事。」

  望着弟弟认真的表情,成菱再次允诺。「我答应你。」

  和弟弟挥挥手,成菱一个人拎着行李穿越剪票口。成菱身影一从眼前消失,成隽连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高禹。

  他来不来得及啊?

  接了成隽的报讯电话后,高禹并没有马上出发。他仍继续待在暗房冲洗照片,直到全部结束——不,他坚持做完的目的并非认真于工作,这会儿正被他妥善收在牛皮纸袋的照片,跟他的工作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是因为那些都是他在米克诺斯帮成菱拍的照片。

  一开始高禹还犹豫该不该丢下工作马上赶到台北火车站,毕竟他现在出门得花上许多时间跟记者玩捉迷藏。不过一见到成品,他立刻明白非将它们完成不可,所以又花了不少时间在冲印上。眼见时间越来越逼近,心急如焚的高禹忍不住催促司机再开快一点,司机含糊地应着。无法可想下,高禹只好打开牛皮纸袋,将照片拿出来细看,以便转移注意力。

  一共有七张照片,照片里的成菱多么美、多么妩媚。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每一张都是杰作。她光滑的肌肤、欲言又止的神态、微笑的眼波唇角,彷佛看的人伸手一抓,就能轻易将她拉出相纸外。

  这境界,是一种摄影者与被摄影者心意完全结合的状态。注视着相片,高禹再次被画面传达出来的感情感动。这就是高禹带照片来的目的。看见这些照片,成菱铁定能感觉出他心意的——他那么地爱她,有照片为证!

  感觉车速突然慢了下来,高禹焦急地左右查探。

  「拜托!司机先生,请再开快一点。我女朋友坐10:56的火车,现在剩下不到三十分钟,离火车站还有那么长一段……」

  「我也想快啊!可是没有办法,你没看前面车子都挤成一团。」司机莫可奈何地嘟囔,高禹有眼睛,当然知道司机说的是真的。但是——

  X的!台北人是怎么搞的?晚上十点半还不赶快上床睡觉,整条马路上竟然都是车啊!

  高禹心里迭声诅咒着,这个时候,塞在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喂,小隽,对。我还没到,我也急啊!可是前面好象塞住了,车速越来越慢……」

  话还没讲完,突然计程车完全停住,高禹吓得连忙大叫。「不会吧!真的停下来了!」

  司机先生连忙下车查看,几秒钟后他探头进来对高禹表示:「我看这情形大概是出车祸了,不知道还会塞多久噢,你如果想赶上火车,可能得下来用跑的过去噢!」

  「不用找了!」事不宜迟,高禹二话不说,马上塞了一千块现钞给司机,便跳下车开始迈步狂奔。

  车子刚好停在承德路一段接长安西路路口,搭车大概五分钟就可到火车站门口。这段路看似近,但跑起来全然不是这回事,但为了所爱的人,高禹拚了!

  冲过一个红绿灯,高禹一手拎着牛皮纸袋,一手掏出手机拨给成隽。

  「小隽,你去帮我买张月台票,就在剪票口等我,不要乱跑,我马上到。」

  10:40、10:45……眼看剩下十一分钟火车就要开了,但高禹还不见踪影。成隽手拿着月台票,在剪票口焦急地踱着步。糟糕糟糕,高禹有可能来不及。

  「小隽!」

  突然一个声音大喊,成隽惊喜地转过头去,只见一个男人发了狂似的往他的方向冲来。

  「月台票。」

  「我帮你拿给站务员!」

  成隽急忙说道,高禹脚步不停地朝他挥手,待成隽向站务员解释情况时,他老早迈开步伐冲往月台信道。

  「她在第二月台!不要跑错!」成隽在后头大喊。

  蹬下月台,高禹手按着胸口,一边呼着大气,一边前前后后张望。

  老天,这班列车总共有八节长。现在已经10:50了,哪来得及一节一节车厢找人!

  他突生一计,连忙从牛皮纸袋里抓出一张成菱的照片,一手拿高它,一手围在嘴巴旁边大喊。

  「各位乘客,请帮我左右看看你身边的人,有没有人跟她长得很像?她名字叫成菱,是我的女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